亚美游站列车时刻表|亚美游最新航空时刻表|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|亚美游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|亚美游天气预报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
主办:亚美游日报社 地址:亚美游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
热线电话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闻QQ:823384601
新闻投稿邮箱:823384601@qq.com 亚美游日报网通讯员群:243997895
  当前位置:首页>> 美文 >> 

放烟花

更新:2018-10-12 11:16:47       来源:  

分享到:
手机读报看新闻,下载掌上亚美游
编辑:庞岚月

□高炯森

在我的记忆里,每年过年,我家多数时候不买鞭炮,不买对联,更不用说买烟花了。那时,家里穷得叮当响,各种花费全靠种庄稼的父母一分一分从土里挣,哪舍得拿钱买这些玩意儿呢?

在我的记忆里,我家只放过一次烟花,虽然只有一根。直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那是1986年过年时节,那一年,父亲生了一场大病,在床上躺了近两个月,直到将近年关,身体才慢慢好转,又能到处走动了。到了腊月二十八那天,父亲竟决定和我到集市上去买点过年货,那是一年的最后一场集,再不买就没机会了。

从我家到集市,少说也有30里地,身体虚弱的父亲舍不得坐5角钱的客车,走走停停,竟花了近3个小时才来到集市。

集市上行人三三两两,东看看,西瞧瞧,更多的人匆忙走在回家的路上。因为我们到达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5点光景了。

父亲很高兴,说是两个月没来赶场了,没想到变得这么快。

“还是街上才像过年的样子啊!”父亲叹了一口气。听到父亲这样说,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为了庆贺父亲病好了,我要买根烟花拿回家放,让父亲高兴高兴。但我当时不敢说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我知道家里的艰难啊!我默默地看着父亲,几次想开口,但还是忍住了。

父亲蹲在街角的一块水泥地上,怜爱地看着我想说又不敢说什么的样儿,笑了笑:“你娃儿饿了吧,我给你买个馍馍。”父亲掏出了5角钱,慢慢地走向那个摊位。

我当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赶忙站起来,通红了脸,挡住了父亲:“爸爸,我不饿,我不吃馍馍,我想在大年三十晚上,给你放根红牡丹牌的‘冲天炮’(烟花),你的病好了,我想让你高兴一下。”我早就打听好了,“冲天炮”5元一根,那些卖烟花的小贩说过,这种烟花放出去,能在空中炸开成大朵大朵的红牡丹花。

父亲愣住了,动了动干瘦的嘴唇,看了我一眼,又长长地出了一口粗粗的气,好半天才说:“好吧,我们买根‘冲天炮’吧,这么多年了,我们家还真的从没放过这玩意儿呢!”

我好高兴啊,父亲竟答应我了。我拉着他的手,来到卖“冲天炮”的地方。那小贩用黑白不明的眼珠闪了闪我们父子俩,那眼神的意思分明就是“你们会来买我的烟花?打死我,我也不信”。也难怪小贩会用那种眼神看我们,我穿的是破烂的衣服和鞋,明眼人一看便知,这样的人,哪会舍得买一根红牡丹牌的“冲天炮”啊?再便宜的,也要5元钱一根,够两个人在饭馆里饱吃一顿了。

我红了脸,胆怯地问那小贩:“红牡丹牌的‘冲天炮’最便宜的,多少钱一根?”他扬了扬眉毛,看也不看我一眼:“6元!”

“昨天不是卖5元吗?”我有点底气不足,浑身有点发颤。

“昨天是卖5元,今天缺货了,涨价了。再说了,像你,我就给你降到4元一根,你会买吗?只是问价吧!”他冷冷地一笑。

我的脸更红了,转头看看父亲,4元,对我家来说,确实算一笔不小的开支。父亲的脸有点严肃,眼光狠狠盯住小贩,似乎有点生气了:“小伙子,做生意的人,说话还是注意点。”

那小贩显得更加不屑了:“怎么了?不服气?我就降到3元一根,卖给你,你买吗?”

“买!”父亲暴吼一声,从兜里扯出了3元钱,掼在了摊位上。这时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下子就围上来10多个人,幸灾乐祸地看着我们。

那小贩没料到父亲真的会掏出3元钱,只好面红耳赤地收了钱,极不情愿地抽出一根大约两米长的红牡丹牌的“冲天炮”,气鼓鼓地用力插到了我手上:“拿去,走!”

我的手上实实地紧握着这根红牡丹牌的“冲天炮”,紧张的心仿佛就要蹦出来了。我们家也能放烟花了!看得出,父亲也高兴。是啊,我们家从来没有放过这新鲜玩意儿呢!

回家的路上,我不时把那根“冲天炮”拿出来,心中快活不已,不时地仰望天空,仿佛那上面正闪耀着大朵大朵的红牡丹花。

我和父亲合计好,大年三十晚上,吃过晚饭,就在我家大门外的院坝里放,让这些大朵大朵的红牡丹在我家屋顶上空盛开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把它看得紧紧的,只要一有空,就把它抱出来,抚摸一下,又低三下四地四处找人请教放烟花的方法,恨不得马上把它点燃。

好不容易盼到了大年三十晚上,我匆忙吃过晚饭,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根“冲天炮”,按别人教我的方法,把它插到地上。父亲因为过年高兴,喝了点小酒,见我出门了,他也满脸红光,微熏着推开门,倚靠着门框,幸福地看我忙碌。

我划着了一根火柴,慢慢靠近了那根引线,引线烧起来了,吱吱地响,一瞬间,“砰”的一声,一线红光射向了空中。啊!大朵大朵的红牡丹就要开啦,我的心狂跳着,死死望着天空,直到我的脖子发酸了,我感觉天空还是一片漆黑,真的,我什么都没看到。

我有点不死心,是不是我太激动了,恍惚了?心里想,父亲应该看到了吧。我连忙跑到父亲面前:“爸爸,爸爸,你看到了吗?大朵大朵的红牡丹,你看到了吧?”

父亲一愣神,赶紧死劲地点着头:“看到了,我看到了,真的,就是那声‘砰’的一响,大朵大朵的红牡丹就在天上开了,就在我们家的屋顶上呢,只不过太快了,一晃,就没有了。”

我有点不相信,摇晃着父亲的肩膀:“爸爸,爸爸,是真的吗?”

“是真的!是真的!”父亲又重重地点了几下头,仰了脸,直直地望着天空。

借着屋内柔弱的煤油灯光,我突然看到爸爸笑微微的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抹上了一丝泪痕。唉,父亲竟高兴得流泪了,想到我终于能让父亲高兴了一回,心里也踏实了许多,我满意地走进了屋里。

后来,我总喜欢把这事讲给我的朋友听,很多人都惊讶地看着我,十分肯定地说:“你说的那种‘冲天炮’,怎么突然就没有了呢?那么多高档烟花,怎么就没有一根能放出大朵大朵的红牡丹呢?”我无话可说了,只记得父亲那天晚上真的十分肯定地说过他看到了。

如今,父亲离开我们已经17年了,每逢大年夜,我看着漫天飞舞的烟花,就会想起父亲仰脸看烟花的那种神态,那么专注,那么真诚。

只是,我到现在还一直不明白,父亲那晚究竟真的看没看到那大朵大朵的红牡丹呢?


亚美游日报社概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法律顾问 | COPYRIGHT @ COPY 2013-2020 BY WWW.DZRB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服QQ:159847861 新闻QQ:823384601 投稿邮箱:823384601@qq.com 热线电话:0818-2379260
主办:亚美游日报社 地址:四川省亚美游市 蜀ICP备13024881号-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:0818-2379260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
亚美游日报社